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大皖金融频道 » 解码金融 »

窦尔翔:金融中介衰落的逻辑顺序

在本文作者所著《新体系国际金融学》中所述,金融的本质是信息。金融的本质和形态的归一呈现是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信息承载物水平的提升而有规律、有节律地变动着。金融研究的价值是明晰规律,让更多的人先知先觉。当然,只有少数人会抓住机遇,提前布局,决胜千里。

在本人与乔奇兵等人合著《新体系国际金融学》一书中所述,金融的本质是信息。金融的本质和形态的归一呈现是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信息承载物水平的提升而有规律、有节律地变动着。金融研究的价值是明晰规律,让更多的人先知先觉。当然,只有少数人会抓住机遇,提前布局,决胜千里。

间接性金融中介

所有的教科书,几乎都默认了银行是间接性金融中介。如何更加准确地定义间接性金融中介呢?本人早在2002年时,提出了间接性金融中介,指的是“与金融标的物直接发生交易的金融中介机构”,否则是“直接性金融中介机构”。

基于表述的相对稳定性,我们将货币定位于现如今的纸币型信用货币,银行则是一个以纸币型信用货币为金融标的间接性金融中介机构。我们要讨论的银行的间接性金融中介的核心功能在于“帮助存款者完成完成债性理财任务”。只是因为一般的货币型理财者无法辨认债性理财的风险,只好委托银行代为寻找。

这种委托的特征是债性委托。有两层含义:一是委托人与银行之间属于债性委托关系,二是因为作为委托人与求资人之间属于债性委托关系。如果我们将银行看作一种天然的存在,资金的原始委托人在银行求资者与普通求资者之间做了比较,发现由于银行的违约成本低,从而选择了银行。这时,银行如何运用资金本已与原始的资金委托人没有关系了。

也就是说,银行存在股性或者衍生性使用资金的权利,这为银行创新留下了余地。不过,如果假定银行资金的债性使用正是银行稳定性的自变量,那么银行资金的使用仍然可以理解为原始资金委托人的中介。是双环节交易,而不是单环节交易。

银行的分化衰落

间接性金融中介可以看作是原始理财者的懒汉(被动)投资方法,再加上银行在客观上的钱夹功能、汇兑功能、融资功能、结算功能,银行成了宠儿。但是,银行这种“独生子地位”由于功能的混沌化,衍生出无所不能的傲慢,使得银行的效能急剧下降。

第一个缺陷是资金使用单一,这个显然不符合金融实践需要。从资金的供求双方的特征来说,有的人可能需要有更高的回报,冒更大的风险,甚至要与用资方进行更深层次的合作,而资金需求者也愿意呼应,可是银行的整齐划一的存贷款制度让资金供求双方感到不适应,将理财双方通过“要素错配”生生隔离开来。

第二个缺陷是各项功能混沌。银行聚万能于一身,不仅不能承受其重,也为监管层对银行的管理治理带来了难题。银行是什么?用不恰当比喻来说,银行是男性女性婴儿老人的复合体,银行需要瘦身、分化各项功能,需要进化。事实上,马云最早让银行进化了,用了两个工具:支付宝和小系统信用资源。

第三个缺陷是客户参与各种业务的体验。与其说银行“大而不倒”,不如说银行能“万而不倒”。这种不倒既体现为国家的隐性担保行为,也体现了银行的傲慢。从繁杂的手续、缓慢的过程到“好存难贷”的体验上,足足激发市场“用脚投票”的冲动。

直接性金融中介

经济发达国家确实具有创新的特征。银行弊端早已经被灵敏的市场看得一清二楚,于是一场金融机构的“增量改革”浪潮首先在西方掀起。也就是说,在银行存在的同时,多种直接性金融机构粉墨登场,大展宏图。

直接性金融中介机构最好的“同构相”就是婚姻市场,“金融结构”就如同媒婆所能。于是出现了一级市场的投行、二级市场的经纪人,功能外包的衍生组织如各类事务所、评级机构等等。这些都是十分传统低级的金融机构。

如果按照金融中介机构的本质进行定义,会发现更加有意义的分类归集方法。何谓金融中介,答曰:“自营或者经纪资产池的机构”。所谓银行就是“债性自营资金池的机构”;所谓基金就是“股性经纪资金池的机构”;所谓资产证券化就是“股性经纪非资金资产池的机构”。

技术性金融中介

任何金融交易离不开金融中介机构,而且都是“组织性金融中介”与“信息技术性金融中介机构”的复合体,只不过看其主要作用是哪一个因素。比如银行,属于组织性金融中介,但也离不开信息技术的支撑,因为正因为信息技术的介入,才出现了坊间热火朝天的“流程银行”讨论与再造。

所谓直销银行,其实仍然没有脱离“组织中介”的藩篱,只不过信息技术的成分更多了些而已,但还没有到“信息技术性中介”为主导的程度。直到P2P的出现,才相当于信息技术让组织由“交易性行为”变为“服务性行为”。但是,这并没有达到完全脱离“组织中介”的程度,这时的“中介组织”依然是类金融组织。

按照逻辑,程度最高的技术性金融中介形态下组织中介将彻底消失。比如,两个生人之间凭借信息技术的区块链实现智能合约,并通过人类流动性管理账户自动履约或者惩罚违约。但是这种情况一般很难实现,无论如何都会发现有“平台影子”在摇曳。比如,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同村村民之间的借贷,尽管没有组织中介起作用,但却有“村子”这个“域平台”。

不过换一个视角,在“域”系统内部,观察资金供求双方的行为,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没有组织中介了。

平台性金融中介

平台性金融中介之前的金融中介形态,其功能都是为了促成一单一单金融合约,要么交易,要么服务,每一单金融合约都会存在较高的交易成本和机会成本,甚至金融中介还可能在违约成本足够低的情况下发生严重的“败德风险”。

这还不是链式金融中介的致命缺陷,最大的缺陷在于我们时常听到的“灰犀牛”和“黑天鹅”事件。这些事件是如何造成的呢?本人以为,传统链式金融的这些风险,来自于“金融市场失灵”,即“金融堰塞湖”。

尽管金融监管委员会提出了“不允许层层嵌套”、“去杠杆”等措施,但这一方面很难监管到微观行为,即使能够监管到,也会付出高昂的代价:一是监管代价;二是市场活力减退的代价;三是误伤市场行为的代价;四是部分市场没有办法监管得到及监管盲区的代价;五是“金融监管失灵”的代价。

平台模式的优势为:第一,优化了市场化征信模式,代之以“域征信模式”,解决了征信中的违法、过度、闲置等缺陷;第二,通过小系统信用资源的构建,弥补了国家系统性信用资源不足的现实,提高了域内的金融资源利用的均衡值;第三,根金融模式从根本上解决了金融脱实向虚问题;第四,域金融道德市场的构建对金融违法做了“围魏救赵”、“釜底抽薪”的贡献,将大大减弱政府的金融监管张力,起到“不是监管,胜似监管”的作用。

金融形态的消失

所有的金融现象,都来自于金融的起点,即流动性承载物——货币。所有的金融中介行为都是围绕这个流动性发愿践行的。本文一开始是假定货币为信用型纸币,但事实上,货币的性态一直发生或多或少或深或浅或快或慢地变化,可以想一想,货币都变化了,“融币模式”能不变化吗?

最早的银行实际上是围绕金银塑形而服务的,随后出现了银票的发行,而银票发行的统一化正是央行专业化印钞机构出现的原因,银行变为央行的做市商,变为了央行的附庸。所谓银行的货币创造功能,正是做市功能的集中体现。银行的钱夹功能、支付功能、汇兑功能只不过是银行古老功能的延伸。但是,货币的信息化可能会彻底改变银行的生态,这个改变之大,可能会出现颠覆性效应,大出当今人们的认知。

基于区块链的货币在本质上还是一种“中介货币”,货币的基本功能并没有被颠覆。言外之意是一旦当信息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AI计算力能够完全根据基于劳动耗费的供求关系对所有的物品进行实时定价记账(区块链的功能依然保留),那么,货币终究可以化为无形,也就是说“中介货币消失了”。想象一下,金融的标的物都已经消失了,这时还会有金融中介吗?

作者简介:窦尔翔,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金融信息工程管理系金融学教授,西北大学经济学博士,北京大学金融学博士后。主持国家级、省部级课题十余项,曾在《经济学动态》、《中国证券报》、《新华文摘》、《国际金融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百余篇。致力于信息技术、产业、金融的融合研究,在教育金融、塔福域金融等方面做了开创型研究,创立了股性教育金融模式、泰福模式、塔福高维金融(经济)模式。曾获得北京大学2008-2009年度花旗奖教金。

声明:本文为大皖金融频道特约评论员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王展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