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弘毅:转型经济三十年

 

1989年东欧剧变导致世界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1991年苏联解体后原加盟共和国及东欧国家都面临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这诞生了一种非常特殊的经济形态,被称作转型经济。包括中国在内的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国家都经历了转型经济发展的过程,但在每个国家经济转型的策略、过程和侧重点又有所不同,原东欧国家多数采取杰弗里.萨克斯的“休克疗法”,而中国采取了渐进式的转型模式,三十年后转型的效果慢慢开始显现,考察不同转型经济国家发展过程中的经验教训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市场如何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以及为下一步的深化改革提出有价值的建议。

一、转型经济国家整体发展比较

为了便于研究,我们采用了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的数据,在1978年世界银行发布第一期世界发展报告中,把中国和其他十个国家列入了“中央计划经济体”的范围,这十个国家既包括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东德、保加利亚、匈牙利,也包括阿尔巴尼亚、蒙古、古巴和北朝鲜。1979年的报告中增加了罗马尼亚,1981年的报告里取消了“中央计划经济体”的分类,把苏联、捷克斯洛伐克、东德、匈牙利、波兰和保加利亚列为“工业化非市场经济国家”,1983年的报告又把分类名改成“东欧非市场经济体”,包括阿尔巴尼亚、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波兰、苏联、捷克斯洛伐克和东德八个国家,1987年的报告把分类名改成“非成员国不披露经济体”,包括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捷克斯洛伐克、东德、苏联和蒙古、北朝鲜、古巴、安哥拉,直至1989年彻底取消这一分类。

苏东巨变后东德西德合并,捷克斯洛伐克分裂成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俄罗斯从苏联中独立,因此我们选取阿尔巴尼亚、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波兰、俄罗斯、捷克和斯洛伐克八个国家和中国的数据进行比较,九个国家从1978年开始人均国民收入可见下图:

1

图一:转型国家人均国民收入对比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图中值得关注的有三个时点,分别用红色竖线来标清,即1995年、2008年和2014年,1995年开始这九个国家都有了连续的人均国民收入数据,大部分国家(俄罗斯除外)开始了较为稳定的增长,2008年成为多数国家增长的拐点,除中国还能保持较快增速,其他国家增长有明显放缓,俄罗斯经历了2008年、2009年的增长放缓后,和中国一样保持了较快的增长,2014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接近保加利亚,匈牙利、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都有收入的小幅下滑,而俄罗斯收入下滑较为明显。

世界银行高收入国家的标准为人均国民收入超过12056美元,按这个标准目前我们考察的九个转型经济国家中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属于高收入国家,罗马尼亚、俄罗斯、中国、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亚属于中高收入国家。如果把这九个国家人民国民收入水平和世界平均水平(图二中虚线部分)来比较,可以看到目前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的还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俄罗斯在2008年到2015年曾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其中2012年到2014年甚至超过了波兰和匈牙利,罗马尼亚在2009年曾经略微超过世界平均水平。

2

图二:转型国家与世界平均水平对比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二、转型国家经济发展特点比较

    上文提到过东欧转型经济国家通过“休克疗法”,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阵痛,把经济结构从苏联主导的计划经济体系转向市场经济制度,从人均国民收入的变化也能看出,东欧国家的经济转型期分为三个阶段,1995年之前是转型阵痛期,东欧多数国家经历了“转型衰退”,1995年到2008年是恢复增长期,在这个阶段东欧国家得到欧盟和西方的支持,经济稳步增长,生活水平逐渐提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爆发后,由于经济分工结构已经紧密依赖欧盟,东欧转型国家普遍增长放缓。

东欧国家的“休克疗法”实行了价格、外贸和汇率的快速自由化,也带来了贸易逆差、通胀、货币贬值和失业等问题,西方援助的前提条件是提高利率、紧缩预算和出售国有资产,使得东欧国家转型阵痛期经济一蹶不振。总结东欧国家转型经济发展的特点,可以从几个方面着手来分析。

一是看外国直接投资,从外国直接投资占GDP的比重来看,匈牙利和保加利亚在2007年处于非常高的水平,匈牙利甚至达到50%,匈牙利的外国直接投资比重波动非常大,在2016年超过了50%,2017年又跌到负值;1995年之后东欧国家外国直接投资比重普遍增加,超过中国和俄罗斯的水平,目前阿尔巴尼亚、捷克和斯洛伐克比重较大。对于发展基础较薄弱的国家来说,外国直接投资可以促进发展,但外国直接投资的顺周期特点较为明显,亚洲金融危机时的韩国以及全球金融危机时的匈牙利就是很好的例子。受经济波动的影响,东欧国家外国直接投资占比也是波动较大,俄罗斯由于西方制裁,外国直接投资处于较低水平,中国的比重也普遍低于东欧国家。

3

图三:转型国家外国直接投资比重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二是看外债水平,东欧部分国家如匈牙利、波兰在转型前就有向西方借债用于消费满足民众需求的先例,转型后债务水平不断累积,世界银行的外债数据中缺少匈牙利、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四个国家,从外债总量来看虽然中国和俄罗斯外债绝对值较多,但外债占国民收入比重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阿尔巴尼亚均超过了50%,保加利亚在1991年曾经达到过120%,而外债占经常账户主要收入的比重2015年之前上述三个国家也超过了中国和俄罗斯,2015年后俄罗斯由于制裁影响出口,该项比重不断上升,目前处于最高水平,历史上罗马尼亚曾超过45%,这两项比值中国都处于最低水平。

4

图四:转型国家外债比重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三是看经常账户余额和外汇储备,东欧国家转型后的自由市场下原来苏联贸易模式中的企业大量倒闭,造成生活必需品和关键零部件依赖从欧盟和美国进口,收支情况恶化,外汇储备减少,从经常账户余额看多数东欧国家长期处于贸易逆差状态,波兰、罗马尼亚情况尤为严重,外汇储备方面除捷克和波兰外其他国家均处于较低水平,由于分工处于西方价值链的下游,贸易逆差也导致东欧国家汇率不稳定和货币贬值,从官方汇率看匈牙利和阿尔巴尼亚较严重,实际有效汇率匈牙利、波兰和捷克相对较低,中国的实际有效汇率高于其他转型国家。

5

图五:转型国家经常账户余额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三、转型国家经济发展的问题

困扰东欧转型国家经济发展的最大问题是就业率,东欧国家转型后由国有经济向私营经济过渡,私有化进程使西方跨国公司得以廉价,甚至被东欧政府补贴,来收购东欧的核心企业。本土企业的倒闭不仅使经济基础的制造业空心化以及劳动力的外移,还造成了大量的失业,从就业人口比率来看中国和俄罗斯显著高于其他转型国家,东欧国家中人均国民收入较高的捷克和斯洛伐克就业率高于其他国家,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较为严重。

6

图六:转型国家就业人口比率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除了就业率,大量的外国直接投资进入东欧不仅提供了恢复增长期东欧整体发展的基础条件,同时也改变了东欧国家的产业结构,即增加了服务业就业比重,降低制造业就业比重,在这点上传统经济学往往认为服务业比重高是更好的经济结构,但南非的案例说明了在制造业还没有充分转型升级时过早的步入了消费和服务主导型的经济,会造成经济增加值低,过于依赖资源类产业,整体经济情况和收入发展不起来。从制造业出口比例来看,中国明显高于东欧转型国家,而东欧国家中人均国民收入较高的捷克和斯洛伐克制造业出口比例要高于其他国家,俄罗斯也面临着较为严重的制造业出口比例偏低的问题。

7

图七:转型国家制造业出口比例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在研发创新方面,东欧国家基础教育水平较高,但由于转型期间本土企业的倒闭和国际资本的涌入,国际资本并不投资风险大的技术更新和周期长的基础建设,而是土地廉价的房地产,造成东欧的房地产泡沫。房价抬高物价和居民的生活成本,进一步削弱了本地企业的竞争力。从研发投入来看,中国的研发投入占GDP比例高于其他转型国家,捷克、匈牙利和俄罗斯次之,阿尔巴尼亚最低。

8

图八:转型国家研发投入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1998年之前东欧转型国家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处于很高的水平,中国在1994年达到峰值24%,保加利亚在1997年达到峰值1058%,俄罗斯在1993年达到峰值874%,波兰在1990年达到峰值568%,罗马尼亚在1993年达到峰值255%,2000年以后随着经济的稳定增长通胀率大幅度降低,目前基本都在较低水平。此外,大部分东欧转型国家的贫富分化也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人均国民收入较高的捷克和斯洛伐克基尼系数最低,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较高,但还是低于中国、俄罗斯和美国的水平(超过40%)。

9

图九:转型国家基尼系数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四、转型经济发展总结

三十年转型经济的发展,不同的国家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历史已经证明了把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路径简单归结为新自由主义提出的私有化、自由化、民主化和去政府化是武断的,以中国为代表的渐进式转型路径也以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所取得的成就验证了该路径符合中国的发展实际,俄罗斯虽然由于经济结构单一、过于依赖资源能源以及受西方制裁等问题经济转型发展遇到一些困难,但总体来看目前转型经济国家都在朝着更深入的市场化程度发展,其增长水平也高于部分发达国家。

从转型国家整体的发展经验来看,有几个方面值得我们去关注:

第一是开放对发展的促进作用,不管是中国也好,东欧转型国家也罢,对外开放和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对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国际资本也有其逐利性,在这点上东欧转型国家在全球经济动荡时蒙受了比发达国家更大的损失,而中国的政府调控以及逆周期手段帮助经济熨平了周期。

第二是稳定的外债和贸易收支的作用。东欧转型国家相对GDP较高的外债水平给国家带来较大的负担,特别是对外举债用于消费而非生产进一步造成债务的不可持续,而贸易收支长期的逆差降低了外汇储备,恶化了政府的收支,也使东欧转型国家的经济基础更加脆弱,容易受到外部冲击。

第三是基础制造业和就业的作用。东欧转型国家在“休克疗法”中放弃了本国的传统产业,造成基础制造业的停滞破产以及失业率上升,欧盟国家在经济情况可支持的情况下能吸纳一部分东欧劳工,而欧债危机之后大量东欧劳工丧失了打工的机会,回国后进一步加剧了社会动荡,这也促使了像匈牙利中右政府上台后加强国家控制反对欧盟操纵现象的出现。从制造业出口比例和就业率的数据都可以看出,这两个方面做的比较好的东欧转型国家捷克和斯洛伐克,其人均收入也在东欧转型国家中处于高位。

第四是国家经济自主性的作用。全球化下不平等的国际分工和网络效应,加大了核心区和边缘区的差距,这使得国家的作用增强而不是减弱,放弃经济自主的国家只能沦为国际产业链上的下游,并不具备持续发展的潜力。即使收入水平较高,但在国际竞争中也没有自主能力和稳定前景。东欧转型国家目前看虽然发展较好,但从人均国民收入的曲线可以看出,这些国家的经济高度依赖于欧盟,欧盟发展对其发展影响巨大,以前苏联计划经济体制下东欧转型国家经济分工依托苏联,现在换成依托欧盟,特别是德国法国等核心国家。相比较来看,中国和东亚的自主型开放更有可能走出依赖经济的陷阱。

10

图十:转型国家与欧盟人均国民收入对比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我们统计了转型经济国家人均国民收入与欧盟的相关性,可以看到所有的东欧转型国家与欧盟的相关性系数都超过了90%,甚至包括俄罗斯,最高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都在99%左右,最低的保加利亚也有93%,这充分说明了东欧转型经济国家对欧盟的经济依赖性。

11

表一:转型国家与欧盟相关性系数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数据库

对中国来说,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已经证明了中国经济转型模式的意义,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经验之一也是充分发挥了政府的积极作用,深化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改变经济转型的方向或者接受新自由主义提倡的私有化、自由化的政策,而是要求我们用更开放的姿态,更深入的改革,进一步发展市场经济的机制,同时不放弃对经济自主性的坚持和稳步渐进转型的坚持,在转型中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帮助国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高收入的经济强国。

参考文献

陈平论东欧经济改革:一个虚构的胜利,FT中文网,2014

中东欧国家FDI、就业规模和就业结构关系研究,庄起善、李慧,《国际经济合作》,2009

作者简介:马弘毅,具有大型金融机构多年从业经验,先后从事银行资金业务、国际结算及贸易融资业务,组织参与多项金融产品创新,有监管机构及境外金融机构学习工作经历,是全球风险管理专业人士协会银行风险与监管国际证书持证人,世界银行微型金融培训师,中国国际商会及国际保理商联合会专家。

声明:本文为大皖金融频道特约评论员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