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大皖金融频道 » 焦点新闻 »

安徽上市公司荃银高科诉中植系:激辩后未拒绝调解

7月5日,经过一年多拉锯,安徽本土种业上市公司荃银高科起诉中植系旗下三家公司违规增持一案,在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首次开庭。围绕中植系增持股份是否合法有效、中植系增持行为是否侵权、荃银高科3100万赔偿诉求有无依据等五大焦点,双方代理律师在庭审时展开激辩。庭审结束,双方同意由法院主持调解。

【一纸诉状】

荃银高科诉中植系增持无效

荃银高科与中植系的股权纠纷始于2016年。2016年初,中植系旗下中新融泽、中新融鑫、中新睿银三家公司强势买入荃银高科2759.0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71%,使得合计持股比例达16.61%,中植系成为荃银高科第一大股东。

由于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在增持荃银高科股票达到5%时,未及时履行报告和披露义务,也未停止买入荃银高科股份。这一做法违反了《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安徽证监局对此出具了警示函。

中植系的违规举牌,引发了荃银高科强烈反击。去年3月31日,荃银高科一纸诉状,将与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告上法庭。据悉,荃银高科向法院提出诉求主要有三点:三被告将违法增持的3.71%股份抛售;限制三被告相关股东权利;中植系赔偿荃银高科公司3100万元并赔礼道歉。

【开庭审理】

原被告激辩焦点主要有五个

7月5日上午9点,庭审正式开始。在举证环节,荃银高科代理律师先后出示安徽证监局对中植系旗下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警示函、证监会对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的立案调查、中植系对荃银高科股东的致函信等证据。中植系一方则出示了安徽证监局警示函的整改记录、上海等地相关判例、学术刊物论文等证据。

据悉,原被告双方激辩的焦点主要有五点:一、中植系增持股份是否侵犯荃银高科及其股东的知情权;二、中植系增持股份是否合法有效;三、荃银高科是否符合原告主体;四、荃银高科要求中植系赔偿3100万元并赔礼道歉的诉求有无事实依据;五、荃银高科要求收回中植系违规收益的诉求是否合法合规。

辩论中,中植系三方公司代理律师认为,中植方的延迟披露权益变动和未及时停止买入系对法律法规认识不足,系主观失误;且中植方以自身账户而非分仓账购买荃银高科股权,也说明其并未刻意隐瞒增持行为。此外,中植方三家公司对安徽证监局的警示函已进行整改,此后一年内并未再收到监管部门听证和处罚,其增持行为也未被司法机关认定为无效。因此,并无依据证明中植系的增持行为失效。

荃银高科代理律师则认为,安徽证监局的警示函仅起到警示作用,不能说明三被告已完成整改。此外,中植系应承担的行政责任不能替代其应承担的民事责任。

荃银高科方还提出,中植系作为一家持有十多家上市公司股权的投资者,不可能不熟悉证券法律规则,其违规增持主观恶意,行为野蛮。其行为已严重侵害了上市公司及其股东的基本权益,并对证券市场造成极大负面影响。

庭审最后,审判长提议双方在法院主持下进行调解,双方代理律师对此均表示同意。若调解不成,法院将再择期开庭。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项磊 见习记者 冯李华

原标题:荃银高科与中植系旗下三家公司股权纠纷案日前在安徽省高院开庭 违规增持股权,是否有效成焦点

新闻背景  缠斗三年:从合作到对簿公堂    

这次诉讼,也揭开了荃银高科与中植系等多方的“迷局”。若将时针拨到三年前的2014年7月,正是中植系与荃银高科“情浓”之时。

荃银高科董事长张琴和中植系旗下中新融创资本于2014年7月21日签订《战略合作意向书》,双方将通过认购定向发行股票和受让高健、陈金节等12名股东股权的方式,增加对荃银高科的持股数量,并成为荃银高科第一大股东。产融结合,将荃银高科打造成中国种业行业的龙头公司。

按照张琴的说法,双方彼时达成了设立投资5亿~10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等约定,但中植系迟迟未履行承诺,双方在主业发展方向上亦有分歧。此后荃银高科向中植系非公开发行股票,欢迎中植系为第一大股东的增发方案被否决,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到2016年初,中植系三公司通过二级市场举牌合计持有荃银高科16.6%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而荃银高科则将中植系告上公堂。

在中新融创给记者的一份答辩意见书中,中植方认为,“荃银高科的诉讼请求是确认三被告方增持的3.71%的股权无效,但实质是荃银高科实际控制人张琴与被告之间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

值得注意的是,在停牌前的5月5日~10日四个交易日间,同为农业上市公司的大北农持续买入荃银高科,目前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已成为持有荃银高科9.91%股权的第三大股东。张琴表示,和大北农目前已有接洽,但尚未进行深入沟通。(据《证券时报》)

责任编辑:计东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